首页| 资讯| 要闻| 话题| 曝光| 报告| 事件| 纪事| 盘点| 专题| 常识| 科普| 流言| 安品| 百科| 品鉴| 知道| 业界| 图讯| 视频| 说法| 法规| 商城| 互动| 手机版手机版手机版 登陆 注册
佰佰资讯 资讯首页 安全要闻 事件曝光 安全话题 大事件 安全纪事 安全报告 事件盘点
资讯首页 > 信息安全 > 网络安全 > 三大餐饮O2O“价格战”背后的争斗

三大餐饮O2O“价格战”背后的争斗


  • 要闻
  • 2015-09-06 14:57:15
  • 来源: 经济观察报
  • 要闻
  • 分享
导语:面对千亿级外卖O2O市场,饿了吗、美团、百度外卖三大餐饮行业O2O的三国大战激战正酣,价格战外还有那些不为人知的内幕呢?佰佰安全网小编为你了解。

三大餐饮O2O“价格战”背后的争

近期,饿了吗融资6.3亿美元,遭到了业界质疑,美团发展总监沈鹏也拿次说事:“某同学一如既往地把估值和融资额乘以2.5……”可最近,“望京SOHO美团小伙伴们已申请开通‘饿了么’早餐。”饿了吗将广告打打到了美团的大本营,加之扬言3年投资200亿的百度外卖,o2o餐饮界新三国大战越战越酣……

短短一句话,像在跟用户示好,又像在跟友商示威。8月31日,“饿了么”发布一则网络广告,把早餐外卖业务打到美团大本营北京——它的新办公区。与此同时,美团外卖、百度外卖均关闭了早餐配送的业务测试。深耕外卖行业长达六年的外卖专营网站“饿了么”,宣称自己外卖订单份额的市场占有率长期处于行业第一;而面向白领市场的早餐日订单已覆盖全国2000栋核心写字楼。

走出校园,走出补贴战,更高净值的白领客户、更高客单价的食品,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美团同样不甘示弱:截至今年6月底,美团非校园的日均订单量达到70万,位居行业第一。说到“饿了么”的早餐服务,美团人士不屑一顾:“要这么说,‘饿了么’员工还在用我们的酒店、电影服务呢。”“一个外卖,各自表述。”这对厮杀一年的 O2O成长型公司,如今迎来互联网巨头百度亲自操刀的新对手——百度外卖。它在竞争对手大本营北京、上海同时发力,然后也宣称,截至8月24日,百度在全国白领外卖市场占有率行业第一。

面对千亿级外卖O2O市场,三大平台拼资金、拼资源、拼网络、拼生态……

战争远未结束,下半场刚刚启幕。

数据“互撕”

8月28日晚,戴着公司“发改委”的工牌,“饿了么”COO康嘉开始统筹多个部门,连夜商讨对策。他们看到,竞争对手正在网上拿着“饿了么”的新一轮融资说事:“独家财务顾问华兴资本突然向媒体要求撤回已发布的融资公告稿件,让‘饿了么’所谓‘全球外卖平台单笔融资金额的最高纪录’6.3亿美元的数额,陷入了重重迷雾中。”晒出这篇“说事儿”文章的,也包括美团外卖业务发展总监沈鹏。沈鹏若有所指:“某同学一如既往地把估值和融资额乘以2.5……”

当天,“饿了么”宣布,已完成6.3亿美元新一轮融资。本轮融资由中信产业基金、华联股份领投,而华联股份增资9000万美元。融资后,“饿了么”的融资总金额约11亿美元,估值超过30亿美元,与美国GrubHub、德国Delivery Hero、英国JustEat等外卖巨头并列。

但一家位于北京的互联网分析机构负责人认为,6.3亿美元的融资额“肯定是虚高了”。该人士分析说,一般的行规是,领投方的投资额要占本轮融资额的50%,即便有两个领投方,也达不到6.3亿美金。另一家位于上海的互联网分析机构负责人也坦陈,圈内人都懂的,好几家外卖O2O平台的订单量、入驻店家数等数据肯定有水分,“翻个倍都是个谦虚的说法”。

“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抹黑!”康嘉对具体融资额及其计算方法不予回应。而华兴资本更正后二度发布的新闻稿,把完成6.3亿美元F轮“融资”改成了“系列融资”。一位“饿了么”高管解释说,“系列”的意思是,“这轮儿还没融完,还在融”。

融多融少,不只是一场打给公众看的口水仗。初心资本合伙人田江川提到,投资人一般看重互联网项目的三个方面:创始团队、市场规模、消费频次。而在这三个方面,“饿了么”公关经理张贤俊告诉记者,从“COO陈强离职”、“日订单量造假”再到“资金链断裂”,“饿了么”不止一次被攻击,这些“谣言”实际上是写给圈内投资人看的,半小时内,微信公众号已经在圈内转了一变,再发律师函让自媒体删掉,已经无济于事了。

其实每一个平台,都在融资额、估值等数据面前谨小慎微,生怕被竞争对手揪住猛打,进而影响下一轮融资。美团公关副总监刘艳峰表示,美团的估值为70亿美元。7月,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消息人士的说法称,美团正计划进行新一轮10亿美元的融资,而此轮融资对该公司的估值将超过150亿美元。随后,美团创始人、CEO王兴回答:“这是未经证实的消息,也是没有发生的消息。”

上海互联网创业媒体鸵鸟电台创始人陈强分析说,美团急于融资,拉开与对手差距,但王兴对美团定位过高,认为美团的日订单量、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京东,成为仅次于淘宝的电商(含服务类电商)平台,不愿意随着“资本寒冬”下调估值,预计美团和资本方不得不经历一轮博弈。

急于显示“对敌优势”,正映衬出双方胶着的状态。易观智库最新数据显示,2015年一季度,在中国互联网餐饮外卖的整体市场订单份额中,“饿了么”排名第一(40.07%),美团外卖紧随其后(34.20%)。到了二季度,美团外卖(41.24%)反超“饿了么”(38.75%)蹿升至第一。比照今年以来的每个单月数据,双方市场订单份额差距均在10个百分点以内。

美团曾援引“饿了么”COO康嘉在一次公开活动的速记稿说,“饿了么”日订单量存在虚报,而“饿了么”相关人士也不承认美团订单的含金量,该人士认为,为了冲击单量,美团外卖把大单拆小,推出了“满10减3”优惠活动,用户本来点了个25块钱的单,为了拿到双份补贴,就会把一个订单拆成两个。这一做法虽然不利于提高配送效率,但能够给投资人呈现一个非常高的订单量数据。

补贴退坡

“你们店里有没有优惠?”杭州人彭姗(化名)走进一家小餐馆。

“你下载一个×××的APP就行。”前台收银员说。

“店里吃也能点外卖?!”彭姗纳闷,这不是相当于用堂食骗取外卖O2O平台“满20减8”的补贴嘛。

“你别把配送地址填这个店的地址就行。”收银员轻描淡写。

实际上,为避免补贴遭到滥用,各大外卖O2O平台都在遏制“堂食刷单”。打击刷单背后,是各平台砸钱的“无底洞”——补贴战满一年,而胜负未分。

白领市场,无疑给外卖平台减少直至终止补贴,提供了一个下台阶的机会。易观智库分析师认为,在“饿了么”和美团外卖各自占据超过30%市场份额的高校市场,学生用户对价格非常敏感,品牌忠诚度低,所以需要用持续的补贴和优惠政策来维护市场份额;而对白领用户来说,补贴并不是选择外卖品牌的最主要因素,因此为了争夺白领消费群体,外卖厂商就需要依靠服务品质来形成差异化竞争。

但显然,目前在白领市场,两大平台并未形成绝对优势。王兴也在早前的美团2015年会上承认,白领市场刚刚进入,“很可能有些对手在那里做了比我们更好的准备”。这个对手,似乎是指成立以来就专攻白领市场的百度外卖。

易观智库数据显示,今年7月,白领市场整体交易额首次超越高校。其中,“饿了么”、美团外卖以35.13%和30.52%的订单份额分列白领市场一、二名。值得注意的是,一开始就发力于中高端白领商务市场的百度外卖,以25.59%紧随其后,而它上半年的份额还只有16.09%。在网上订餐争霸战的下半场,高校市场的两强争霸已经转化为白领市场的三足鼎立。

为满足白领对新鲜度、口味的严苛态度,“饿了么”正在低调布局配送设备领域。经济观察报发现,在第一批与“饿了么”达成合作协议的第三方配送团队中,就包括蜂窝微服,该公司专注于中高档食品的O2O恒温即时送领域,拥有高端包装设备,可以配送冰激凌、火锅。不过,蜂窝微服的日订单量只有几千单。

此外,饿了么还与乐栈智能温控配送柜合作,借助格力技术,乐栈独创的0℃-60℃自由温控既能存放需冷藏储存的生鲜果蔬、奶制品,也能满足50℃以上热食餐品的储存需要。尽管智能温控配送柜成本不菲,但康嘉告诉经济观察报,半个小时一翻台的高频使用已经足以覆盖成本。更关键的是,它帮“饿了么”缓解了高峰时段的物流瓶颈,将午餐、晚餐用餐高峰的部分订单“错峰”到了半小时之前。此外,生鲜、火锅的客单价也远远高于普通外卖,可以解决“饿了么”盈利的难题。不过,这一业务仍正处于试验阶段。

美团似乎显得不急不慢。“美团把面向单一用户的外卖、到家、到店等业务,整合到同一个账户体系下。”美团知情人士透露,并未给外卖业务线设定盈利目标,外卖只是其他业务线的催化剂。美团创始人、CEO王兴给出了一个思路,外卖的总体思路是“高频带动低频”。美团市场经理安灏分析说,最大众、最高频、最刚需的外卖成为一个“引子”,把用户引到洗车、美甲、美发、美容、裁衣等其他上门服务上——这些服务,就是为白领、家庭用户准备的。

美团公关副总监刘艳峰进一步说,客单价从低到高,需要一个过程。高校学生毕业之后可能会成为白领,消费能力变强了,消费层次提升了,就能从美团的团购、外卖业务转向美团旗下的电影、酒店、旅游等更高端的业务。

陈强预测,从今以后,为挡住进击的百度外卖和阿里巴巴的口碑网,两大外卖O2O平台还会“防御性地烧钱”。但是,“烧钱”不太可能毫无节制了。

抢建生态

8月,何小平(化名)叫了一单美团外卖,结果穿着“饿了么”工服的小哥送餐上门,餐盒上竟然写着“百度外卖”——何小平凌乱了,他向知乎寻求帮助,得到的答复是:只要商户同时接入好几个平台,就能得到各自的物料支持,而“饿了么”也在为美团商户开放配送服务。

美团外卖、“饿了么”负责人不约而同提到了“生态”二字——当外卖O2O平台发展到今日体量,它们不可避免地要思考:如何讲通自己不赚差价的商业逻辑,聚拢起自己的第三方商业伙伴。于是,它们都开始构建生态系统,彼此渗透核心业务,甚至直接为竞争对手提供外卖基础服务。

“如果日订单量达到5000万单,1000亿美金的GMV(销售总额)也是可以达到的。”在日订单量超过200万单不久的今天,张旭豪就开始幻想一个千亿公司的远景,但这也是一个仅靠外卖业务无法支撑的愿景。他向投资人勾勒道:“饿了么”正谋求从订餐信息服务商,转型至囊括流量服务(海量在线订单)、物流服务(开放物流平台)的“到家基础服务公司”。

物流供应链,无疑让一家互联网公司显得资产更重,但“取之人人,用之人人”的共享经济,对张旭豪很有吸引力。在他坚持设立的开放式配送平台上,除了餐厅自配物流,还有“饿了么”自营物流、第三方物流,后者则包括2B(加盟伙伴制)、2C(众包物流)两部分,前者未来是物流平台的主体,后者则用来应对长尾订单。“饿了么”的官方数据是,这一平台已拥有超过4000人的专职配送团队、超过20万人的兼职配送团队,向全社会开放。

黄渊普说,成立5年来,凭借团购、电影、酒店、旅游业务,美团沉淀下巨大的用户基数和品牌知名度。相比之下,“饿了么”只有外卖一项业务,用户基数也就这么大,很难对美团形成压倒性优势。更为独立、客观的数据,来自苹果应用商店(App Store)的下载量。截至2015年9月1日,尽管“美团外卖”(第50位)排在“饿了么”(第22位)、“百度外卖”(第34位)后面,但“美团团购”排在第9位,它专门开放接口,为“美团外卖”导流。

当然,美团也很难“灭掉”对手——“饿了么”即便打不过美团,不外乎是失去独立上市的机会,还可以背靠着腾讯、京东、大众点评三棵大树,成为它们的分支。

张旭豪透露,“饿了么”与投资方京东、大众点评之间已经实现物流订单共享。这意味着,作为彼此独立的经营实体,“饿了么”的开放式配送平台已开始承接来自京东、大众点评的超市日用品、生鲜、水果甚至是3C类产品的订单,“比如京东运力不够的时候我们补充,我们运力不够的时候京东支持”。全天候的充裕流量和运力,使得平台上的每单成本,远远低于单一企业自建物流网络的成本,且45分钟内能够将到达率提升到85%-90%左右。

虽然一家走的是全产业链的垂直模式,一家走的是全业态的平台模式,但黄渊普感叹:“‘饿了么’、美团的核心竞争力过于类似,业务模式过于同质化,到最后就只能拼资金、拼资源,看谁家钱多,谁家免费流量多。”

而在这方面,百度也不容小觑。百度外卖相关人士披露,论流量,百度系产品覆盖中国95%的网民,在移动APP分发上更是占据第一位置。论资源,百度外卖建设的智能物流配送系统,目前已经向国家主管部门申请了18项专利:掌管物流系统的“大脑”、调节运力合理排班的方法、配送路径优化技术、甚至还有实境模拟类的高端测试技术……

在今年年会上,王兴给美团同事讲了一个“鸵鸟原理”:就算火鸡比母鸡大一圈,但母鸡对火鸡也并不服气。只有当远大于母鸡的鸵鸟走过来时,在强大的反差面前,母鸡和火鸡才会都对鸵鸟服气。将年交易额目标定在1300亿元的O2O大佬美团,不仅想把自称中国估值最大的外卖平台“饿了么”比下去,还想让对方心服口服。

那么,问题来了——外卖O2O市场的这只鸵鸟,会是哪家?

佰佰延伸阅读:

饿了么融资6.3亿美元 餐饮O2O大战序幕拉开

杭州监管部门约谈百度外卖 餐饮O2O食品安全存忧

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本安全网,更多安全知识尽在安全常识频道!


    • 分享到
  • 关键词
  • 餐饮o2o
  • O2O

相关阅读


手机逛佰佰优惠更多

手机逛佰佰优惠更多
伽特安 工业劳保鞋 防砸防寒防护鞋 PU皮面 606黄色

伽特安 工业劳保鞋 防砸防寒防护鞋 PU皮面 606黄色

¥160.0

坐视宝 儿童坐姿矫正器 学生写作业姿势矫正器 DZ 基本款

坐视宝 儿童坐姿矫正器 学生写作业姿势矫正器 DZ 基本款

¥45.0

坐视宝 儿童坐姿矫正器 学生写作业姿势矫正器 DZ-F高级款

坐视宝 儿童坐姿矫正器 学生写作业姿势矫正器 DZ-F高级款

¥58.0

弘羌 坐姿矫正器 基本款多功能护眼器 学生视力矫正器

弘羌 坐姿矫正器 基本款多功能护眼器 学生视力矫正器

¥33.0

  • 评论
  • 评论
0人跟帖
以下网友言论不代表佰佰安全网观点 发表

您还可以输入200

关闭
今日关注
编辑热推
雾霾来了 哮喘老人何处安生
第244期  雾霾来了 哮喘老人何处...
你在这里吗?佰佰安全网万人踢楼火热开启
热门排行
袋鼠仔仔婴儿背带